招考网【官方站】权威信息发布平台!移动版

主页 > 万象杂谈 >

孙小果最新消息:家世关系网被彻底公开 孙小果亲父去世多年 母亲孙学梅孙鹤予被判刑

孙小果最新消息:家世关系网被彻底公开 孙小果亲父去世多年。一个没了亲爹,亲妈早在二十年前就被开除了公职,即便后爹也不过是一个九品的芝麻官,这样的家庭背景连我们院的二傻子都不如,却演绎出一部瞒天过海,惊天动地的传奇大戏。一个胡同烂仔居然惊动到中央政法委要办成铁案。

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云南省官方今天通报了孙小果案的有关情况,其中详细介绍了孙小果父母及其他亲属的身份。舆论场一直怀疑孙小果的生父是名高官,但是通报显示,其生父陈某是“昆明某单位职工”。这一通报引起强烈反响,很多人表示不相信。

我个人认为,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孙小果案做通报,搞造假意味着完全不可承受的风险。然而,由于通报中孙小果生父的情况与人们原先的猜测反差巨大,人们对普通的人家如何做到让孙小果逃脱死刑的质疑并未得到缓解,因此舆论的第一反应在很大程度上是正常的。

孙小果案确实很离奇,给人们带来对司法体系各种负面的联想。我认为这样的舆情是官方需要正视的现实。在向公众提供真实信息的同时,无需与本次通报的效果过度较劲,而应把注意力放在司法领域工作的实际改善上,以及信息通报的制度化建设上。

老胡注意到,通报中谈到已有11名司法机关人员被采取留置措施,他们显然涉嫌当年为孙小果提供了非法庇护。这反映了调查机构对孙小果案当年处理存在重大徇私枉法情况的初步认定。这与老百姓的常识性看法是一致的。

值得指出的是,官方调查重严谨,迄今为止,各地官方也只通报确凿认定的信息,这无法满足互联网的大量信息需求,因而留下数不清的想象空间。由于当下官方的责任追究体制越来越严,让一些官员就敏感案件在记者会上做临时性回答,恐怕极少有人敢担这样的角色,而且他们的个别词句确实容易被舆论揪住,形成次生舆论热点,给他们自己惹来巨大麻烦。

这是当下舆论场的一个僵局。如何突破这个僵局,改善围绕敏感案件官方与舆论沟通的效果,已是国之大事。 

1.一个缺陷是,没有交代孙小果生父的单位(不知何故),只说了姓名和身体情况,并说他与此案无关,但是单位名称欠奉,还是给网络质疑留下了空间。 (责任编辑:86zhaokao.cn)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